梦哥自

/ Yanying Wang / 志怪, 梦境

梦境地点是在我新郑家乡楼房,因为梦的主题不祥,故此简略名字。

梦中我有2个哥哥(现实中我只有一个),梦中自杀的是2哥,即是现实中的哥哥),但是梦中2哥的样子与现实不同,梦中大哥的外貌特征是现实中哥哥的外貌。可以这样子认为:梦中的大哥是现实中2哥的善良面,梦中二个是现实中哥哥的邪恶面,因为我认为现实中的自己的哥哥是善良居多,所以梦中的大哥的外貌是现实中哥哥的样子。

这是一个不符合现实逻辑的梦境,我只记录可以想到的片段。

梦中我的二哥绑架了很多人质,包括我和我大哥在内(不包括父母),人质数量非常之多,分别放置在一楼的各个储物室内,和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道内。我二哥并没有提任何的要求,貌似只是自杀前的陪葬。人质全部吃了有毒的火腿肠,各个品种和牌子都有。我没有吃,所以没有中毒。我试图通过房子靠近马路一侧的墙壁,从一楼爬到顶楼,梦中房子此一侧有悬挂式楼梯,现实中我家房子并没有。爬到顶楼的后,我试吃火腿肠,发现似乎并没有毒。期间,有一两个人和我并肩作战爬往顶楼,但是被人狙击枪击落,我顿时感受到人世间生命的短暂(好像受最近热播的于无声处最新片段的影响)。这之前,应该还有通过其他方式营救人员的片段,无法记清。

最后,我站在楼顶,戳穿我二哥的阴谋,说火腿肠根本没有毒。我二哥最后站在楼顶,以一种花样跳水的姿态,在空中前空翻后空翻,跳落下去。我高呼“我们自由了”冲下楼去解救人质,然后又蹑声蹑脚的,怕还有其他危险和阴谋。等到了楼下,发现人质都已经自己挣脱了束缚,互相解救,然后离去。我怅然若失的四处查看。发现于我家西堂屋里,很多人在烧香祭奠在此次绑架中死去的人。才发现,我妈妈的电动车在门前的院子里。果然我妈妈回来了,在这里查看状况。

在厨房,我,我大哥(虚构,现实中我哥哥的善良面),我妈妈,聚在一块讨论。我看着我大哥,长叹一生。突然问我妈妈,好奇的问我妈妈:我回忆了一下我的童年,什么我只记得我大哥,不记得我二哥。我妈妈突然厉声说话,好像被我问我为什么不记得我二哥而恼怒,吓我一跳。我也厉声回复说,我刚刚惊魂未定,让他不要吓我,那么大声做什么。然后,我看着我大哥说,我我二哥一定是太过郁闷导致的自杀,因为我和他赌气,这两次过年都没有理他,也没有和他下过象棋,他在没有其他的朋友可以休闲,所以郁郁而想自杀。

此时,我从梦中醒来,打开台灯,刺眼的光亮照着脑中,凌晨4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