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唾弃虚妄之人类

/ Yanying Wang / 散文

我讽刺这虚妄的人类,我唾弃这虚妄的世界,我讽刺这虚妄的计算机时代,我唾弃这虚妄的社交网络。因为这是一个迷失了自我的世界,因为在这个迷失了自我的世界里面,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行走着的一个个人皮,所背负着的一个个或者上班的名义,或者金钱的抱负,甚至可以大过亲情的关怀,超越过友谊的高山,击破爱情的堡垒。

所以我在想,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世界,我们处在这样子的一个社会,我们到底还需要屏蔽掉多少人,才能让他们认识到,他们把自己的工作放在第一位:哪怕是从小到大亲如手足的兄弟,也可以淡然若无的大谈自己的生活琐事,不顾一切的试图给弟弟灌输自己完全不经大脑的结论,却全无半点要帮忙的态度。你以为你的朋友会好到哪儿去?你打电话,声音凝重的告诉他如此,他却玩笑说自己工作还没做完。你发短信告诉他自己对情况的担忧,他却发来一副社交动图,毫无半点关怀之心,让我想起了日本人质事件。

多么可悲的网络时代!而又映射出了多么可悲的人性啊!

人类啊!太过人类!愿人类早日灭亡!因为这荡浮在物种中的虚伪,深种在基因中的狂妄!看看这与日剧增虚妄,看看这无法挽回的虚妄,看看这於演於烈的虚妄。哦!上帝!你是否犹在?你可曾看到这虚妄的物种?你可曾看过比这更加可恨的物种?你可以有看见,这毫无人性的物种,正步步踏入自己铸起的坟墓。

上帝啊,你太过上帝!愿你早日安息!因为你任由这虚妄的物种存活,因为你助长了他的虚妄之风,因为你看不到这自诩灵长的物种的黑暗,他甚不如相濡以沫的游鱼,远不及殉情而死的大雁。亲情友情和爱情,已经在这个物种中消亡,上帝你亦逃脱不了干系!

我讽刺这虚妄之人类!

君不见,历史长河被虚妄注满,蓝色天空无情压顶。漫山遍野都栽种着虚妄的可卡因幼苗.

虚妄的人类啊!虚妄的人类!

一到明星的祭日,漫天的消息肆无忌惮,但是癌症患者的消息却草草了结!人类啊人类,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却全然不顾却同伴的安慰。

你看看这虚妄的人类,看看这虚妄的商业繁荣假象!

漫天遍地的虚假广告诱骗深受病魔折害的病人,医院医生全然没有道德操守,百度搜索推荐虚假信息,网络上面流言蜚语。

你叫我怎么受得了这虚妄的世界!

看得你的人,轻易给你贴上各种标签,看不到你的人,直接视你为精神病人。你反观下这个病态的世界,你到底有办法洁身自皓?!

虚妄的,太虚妄!人性的,太人性!人类的,太人类!世界的,虚妄人类的人性世界。

告别这虚妄的生活吧!告别这些虚妄的人类吧!

早晚有一日,不管你是腰缠万贯,还是位及人臣,也不管你是婀娜多姿,还是文韬武略,你会为你错过的亲情痛苦,你会为你没有安慰过的朋友懊恼,你也为为你错失的爱情而惶惶不可终日。

也终有一日,当年华将近,当皱容满面:你感悟到,你曾经是多么纯真的一个人,当你小时候;你曾经是多么可恶的一个人,当你成年后。曾经真真切切的感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怎么就变得如此不堪?曾经愿意付出那么纯真的感情的自己和他们,怎么就变得如此麻木?多么纯真的感情,多么善良的心,还是逃不过,被你生生的遗弃,被你活活的屠杀。或许当时,你已为人父人母,或者此刻,你早已奄奄一息。

珍爱!你们应该珍爱别人的生命,更甚于珍爱自己的生命。告知那些没有慰藉之心的人,告知那些被网络迷惑的人。

呆呆的,我坐在屏幕前,发现自己已经可以肃清自己的全部了。于这虚妄的世界而言,我再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高尚着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着卑鄙者的通行证。于我而言,我希望在我的墓碑上面写:“我,寄给这虚妄之人类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