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的生活

/ Yanying Wang / 散文

修正于:2017–06–04

穿着双红色高跟鞋,细柳一样垂至腰部的长发,冉冉的,像是有魔力的巫师,飘飘然的,远去着。我定睛看时,她像是已经远去,像是在走近来。我低头沉思,以为空荡荡的世界,暗淡的没有任何色彩,只有我眼中的红。但是远去又消淡的红,让我不再想要对视。

是一种映射吧!我对理想世界的映射,映射中的世界,映射中的景物,映射中的人,和我相视,只需要淡出任何一句话就可以让整个的虚幻世界崩溃,是因为感受到的这世界的物理距离和我的心理距离没有办法一致的达到平衡。已经不再处于底层的我,清晰的看到看清所有人的尴尬,他们为了什么在此?他们为了什么在嬉笑着?他们为什么了什么,又在释放些什么能量?我好像早已不再为这轻易存在的聚会而有退却感和紧张感,我放松不在乎的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然而的是,我只是感觉无聊,或者说,我会在这种境况下,深切的对生活存在体验感,深切的体会到找不到自己爱的人们的特征和爱的世界的特征的孤独感,嗯,他们应该挺好的,他们的生活挺好的,他们的世界挺好的,只是这种场景下,我会忍不住的深切的问自己“对我而言,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这就是我能够过和想要过的生活吗?

我细想,如果我意识到,我的这些所谓的朋友,只是在宣泄着他们自己的情绪,和我不一样的宣泄方式,和我不一样的宣泄途径,这种看起来好似完全没有意识和估计或者说想要认真了解倾听整个我的世界的感觉,更或者说,他们想要了解你的原因并非像你想要了解他们的世界的原因的那种直观感的话,大家的世界到底还是能融合的世界吗?而且我们的生活,这样子进行下去的意义,对自身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口渴的,拿起杯子,倒满水一饮而尽。回来坐下在桌旁继续写到:我把解决新的问题正式的提上了日程,想着额等待的10月和明年4月,想着,加上去年端午解决掉的和现在正在解决的,那么到明年,就算是解决了我史前遗留或者是我自己青春年少的事情,然而,印记却永远的留在我的身上和心里。

就这样吧,我如若的生活。我沉醉在嬉笑打闹的工作中,忙的无暇估计我自己的心内感受。就这样吧,我如若的生活,我在追求那些曾不可知的情绪中迷失了自己,我甚至看不清了自己的方向,把自己变成了一种不存在的存在。我接受并且承载了所有的情绪,把他们转成文字在此。就这样吧,还是我如若的生活。

就这样吧,我还是要认真的想我到底在寻找些什么,到底,我需要什么样子的生活以及什么样子的朋友,来填充我自己的生活和我这个人。我不过是看着街边的晚上的路灯发呆,我不过是抬头看着刺眼的灯光发呆,我追求着异样的感官刺激。我就在凌晨快要1点的显示器前思考着这些问题。

我要怎样呢。如果我无法确定这些问题是否可以被解决,我无法确定,解决了这些问题,生活是否就可以有所改善,然而我就要放下这一切了吧。也或者说,是我想要开始些新的不同寻常的东西了。我在想的是,人生数载匆匆,对于我的内心而言,我到底需要什么?茶香酒色,艳俗景物?天下之大,却无我寂静清净之所?海内之阔,竟无我需要之物?晴空万里,却让我永别光亮?

这生活,就是我在追求的吗?我明明就还是如此的吧。这生活,就是我在追求的吗?明明的到底是我想要的一切的吗?这生活,就是我在追求的吗?我到底在以何种的状态存在于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当中的人中?就是我在追求的吗?我的生活,让我感觉提不起兴趣的生活,让我感觉就是如此的生活,让我感觉就是沉迷其中但却无法到的任何有力的慰藉的生活,让我感觉我能抛弃却又抛弃不掉的生活。

我到底是为了生活而在生活吗?于无之处,我能拥有什么?于有之时,我又能再得到什么?那么失去的呢?我失去了什么吗?我得到过什么吗?我困的像是浸入了另一个世界,就打算着吧,这一切,这让人开心不来的世界。这世界,它很好,只是我看不到,他很好,有人跟我说,但是我感受不到。

如若般的生活,如若般的世界,如若般的生活和世界当中的人,让处在你们之中的我,我这个在过着如若生活的我,是我的,是我,在这儿生活,和我周围的那些人,对就只能用那些人来指代而已。